1. 首页
  2. 最新发布

罢韩后「屁股夹筷」市长罢免案通过韩国瑜一周内解职

(德国之声中文网) 曾经掀起「韩流」!、带职参选总统大选的高雄市长韩国瑜,在6月6日遭到市民以93万票比2万票 撤职下台 ,成为台湾史上第一位被撤职的市长。

开票后,台湾网友纷纷回溯民众人物或网路上有谁下过豪语,贴出「假如...我就...」的「祭品文」,而且鼎力大举监视他们兑现答应。

知名网路Youtuber、台北市议员邱威杰(呱吉),曾猜测只会有40万人同意罢韩,不足以通过撤职门槛。为了勉励高雄市民撤职韩国瑜,他发下豪语: 「只要多几万票,我就夹断几根筷子!」

最终撤职案以93万票过关,比他的猜测足足多出53万票。6月9日,他贴出「兑现祭品文」的影片。影片中,他穿上黑色丁字裤,把筷子放进屁股沟,分批夹断共53根筷子,成功兑现答应,但屁股也惨遭筷子刺伤。

议员用屁股夹筷子的视频传到日本,网友@lemonnight77用日文写道: 「我如今正在观看议员用屁股夹断第53双筷子的视频。这是甚么国度。」这则推文得到1.5万人转发、2.5万人点讚。下面网友纷纷热心附上Youtube连结,有人认真讨论邱威杰兼任Youtuber的身分,也有人半开顽笑说「我真嘻歡他们如此遵守答应(笑)」。

在推举或投票前贴出「祭品文」、过后由网民监视兑现答应,在台湾已经不是奇怪事。岂论是政治人物或是一样平常大众,都有时机透过祭品文挑起话题。

台媒体《东森新消息》报导,一名支持韩国瑜的网友曾在6日投票前品评罢韩不会成功,在脸书上说投票「只是浪费社会资源,一点意义也没有」,甚至夸下海口:「假如韩国瑜到最后真的被撤职下台,我就当天脸书直播吃屎」。投票结果出炉后,大批网友连日到他脸书留言要求他兑现答应。在舆论压力下,他在8日终于「兑现答应」: 在脸书上直播他用一枚象棋「帅」将贴有「屎」字样的棋子「吃掉」。

Taiwan Präsidentschaftswahl 2020 | KMT Anhänger

支持者年初看到韩国瑜落第,心情冲动

「输了就请吃鸡排!」

在台湾赌钱文化当中,最盛行的莫过于「假如...就请吃鸡排」。在这次罢韩投票从前,名嘴李正皓、杜紫宸,以及粉丝团「不规矩乡民团」、20万人按赞的粉丝页「台湾迷因 Taiwan meme」,虽然条件各异,但都以鸡排当做赌注发「祭品文」。

鸡排作为一种台湾庶民小吃,比年来渐渐融入「祭品文」文化,引起各方媒体关注。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广告学系专任传授兼系主任钮则勋!在2020年总统大选后担当美国之音访问时讲明: 「不管是政治人物或是名嘴来讲的话,它都市创造网路上面非常大的一种话题,也可以或许创造媒体聚焦讨论这样的一种大概性。」他就行销角度而言,以为发鸡排或是吃鸡排的画面简单易懂,在社群内里不停地去转传分享跟活动,「它产生相当程度的一个扩散的一个力道。」

台湾的「祭品文」始祖

说到台湾「祭品文」风潮,就不得不提到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王世坚。本年60岁的他酷爱公开赌钱,却又常赌输,每次兑现答应都引起话题。2008年赌钱「百姓党八席立委全选上就跳海」赌输,骑水上摩托车到海中央,原要帅气跳海变成出错「落海」。2012年,王世坚说假如蔡英文落第就高空弹跳,结果马英九当选,到日本兑现答应。

本年初,王世坚称已经认定了自己的命格是「逢赌必输」,为了让蔡英文蝉联,他反过来赌「蔡英文蝉联(总统)成功就跳海」。蔡英文果然当选,王世坚专程到外岛兰屿跳海。王世坚告诉体贴他的记者说,自己履历丰富,不会再像2008年那次狼狈出错掉进海里。

虽然王世坚这次没有针对韩国瑜是否会被撤职一事开赌局,但各界对罢韩的结果猜测不一,主动开赌局、发「祭品文」的人也就多了起来。

下一个高雄市长是谁 ?

高雄市长韩国瑜6月6日被93万票撤职,行政院将预计依法在周五(6月12日)公布韩国瑜解职,并于同日通告代理市长人选。

现任行政院副院长的陈其迈,由于曾经在2018年的高雄市长推举中败给韩国瑜,民进党内部广泛不支持中央直接指派他为代理市长。新任的代理市长的重要使命,是维持市政运作、举行补选。高雄市当局依法最晚在9月12日从前要举行补选,选出新的高雄市长。

虽然陈其迈与代理市长一职无缘,但他对高雄市政的熟稔程度,依然让他成为民进党推选参与补选的热门人选。台湾媒体《自由时报》报导,陈其迈故意辞官参选,民进党也预计下周三(6月17日)中常会上,提名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参与补选。

台湾罢韩是什么意思

(德国之声中文网)高雄周六(6月6日)举行撤职百姓党籍市长韩国瑜的投票,投票时间为上午8时至下午4时。《中央社》报道称,上午各投开票所都出现列队投票的人潮。开票进行一小时后,同意票已超越60万票,到达撤职门槛。韩国瑜成为台湾首位被撤职的直辖市市长。最终计票结果表现,同意撤职人数超越90万人,高于当初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时的得票数。

中选会公布新消息稿指出,参与韩国瑜撤职案的投票人数为96万9259人,投票率为42.14%,有用票96万4141张,此中同意撤职的票数为93万9090票,差别意票为2万6061票。中选会判断,有用同意票数多于差别意票数,并且同意票达原推举区推举总人数的25%以上,投票结果为通过。

中选会表现将于本月12日举行委员会议检察该撤职案投票结果。

韩国瑜在罢韩门槛通事后出头回应。他对当年支持他当选高雄市长的选民、市府团队!、以及本日未参与罢韩的市民表达谢谢。韩国瑜也遺憾称,任何一个政党把握国度资源,应该全心全意造福人民,但非常遗憾,民进党第二次执政以来,全部的心思都会合在“罢韩国度队”,买通媒体及网军抹黑韩国瑜。他表现:“一个飞扬跋扈、贪污糜烂的当局是人民所唾弃的。”

现场有记者扣问韩国瑜是否会提撤职诉讼,但韩国瑜未做出回应,发言后便离场。高雄新消息局局长郑照新在主持记者会时表现,彻夜会先沉淀与思索,让高雄回归岑寂与理性。他并未透露韩国瑜之后的动向。他也夸大,市府团队在任上一天,就会继续推动市政。

提出撤职案的百姓团体“百姓割草举措”责怪韩国瑜在当选高雄市长后无心市政,早先表现不参加总统初选,但又被动担当被纳入百姓党初选民调,随后表态参加总统推举。别的,韩国瑜也被责怪竞选答应跳票,以及公开发言时多次引发争议。民间组织"WeCare高雄"、百姓割草举措、台湾基进、高雄气爆!自救会的四名领武士物于2019年向中选会递交30万份联署撤职书。

上周末,罢韩团体在高雄发起"罢韩练习",据《自由时报》报道,当天有超越5000名支持罢韩者参与了该次活动。

Präsidentenwahl in Taiwan Han Kou-yu

韩国瑜本年一月在总统推举中败选,随后重拾高雄市政工作

此次罷韓案的撤职门槛为57万4996人,即高雄总投票数的四分之一,并且必须切合同意票高于差别意票的条件。在中选会审定后,将于6月13日前通告推举结果。

根据台湾《公职职员推举撤职法》划定,若撤职成功,韩国瑜将在中选会通告结果当日排除职务,中选会必须在3个月内完成补选通票。被撤职者四年内不得再参选高雄市长。若撤职失败,在韩国瑜任期内将不得再对其进行撤职。台湾TVBS新消息报道称,韩国瑜有权在30天内提出撤职无效诉讼,在诉讼程序结束前,高雄不得办理补选。

韩国瑜则在5月15日时就在脸书上针对撤职投票写道:"民主是恭敬多元、拥抱自由的,我们拥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和方法。"他号令"不激化、不对立",也请支持者在6月6日当天不投票、不参与政治活动。

2018年11月,韩国瑜以过半得票率当选高雄市长,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长达20年以上的执政。去年7月,百姓党正式提名韩国与参加总统推举,韩国瑜则在10月中公布向高雄市议会告假参选。本年1月,韩国瑜在总统推举中落败,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高票蝉联。

高雄市长韩国瑜撤职案今(6)日投票通过,韩国瑜成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位被撤职的县市长,将于7日内解职,3个月内高雄市长办理补选。韩国瑜4年内不得再参选高雄市长。从台媒报道来看,民进党对“罢韩”一事,志在必得,已经到达不顾吃相、也不剖析社会毁誉的田地。那么民进党为何肯定要罢韩呢?

综合台媒分析,“罢韩案”实质上是一场政治追杀,其负面影响非常深远。大绿、小绿,同心协力齐上阵,上自民进党政府官员、民意代表,下到民间企业、附翼团体,无不尽力发动、巧舌煽惑,为了“罢韩”,一些操作简直到了不择本领的田地。

好比,发热者不能入公开场合,却可以参加“罢韩”投票;疫情未止,严禁集会游行,“罢韩”者却可以每天号召数万群众;连本来清净的校园,竟也肆无顾忌起来,高铁以“回家陪妈妈”的!名目推出专车与车票补贴,只优惠给高雄户籍的学生,方便他们返家投票“罢韩”,也算是专心良苦了。对此公然偏颇双标的行为,民进党政府、检调单位,不但沉默无声,甚至为之开脱,可见民进党为了推举,简直到了目无纲纪、公然倡乱的田地。

民进党为什么非要“罢韩”不可呢?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对此发文分析,缘故有两个:一是愤恨,台湾蓝绿、世代间的鸿沟已难以超过,令“罢韩”者视韩国瑜如寇仇;第二,真正促成“罢韩”的深层缘故,却是一股恐惊的气力,高雄市前任的弊政,不知掩藏着几多不为人知,而又深恐为人所知的暗黑黑幕,民进党在高雄当家30余年的丑陋原形,唯有让韩国瑜下台,才能继续加以掩饰。

对此,高雄市副市长叶匡时说,部分人“逢韩必反”,下一代内心已经被毒化;台湾中山大学传授廖达琪以为,“罢韩”阵营用愤恨发动,已对社会注入一股暴戾之气;台北市长柯文哲昨天说,撤职只要25%票数就会通过,这样很危险,想一想很可怕,“由于只要四分之一阻挡,你就挂了,这应该要检讨。”

“罢韩案”不但是韩国瑜的危急,也是百姓党的危急、高雄的!危急、甚至是台湾的危急。由于“罢韩”一旦成功,百姓党其他县市长大概成为下一个目的;而高雄又大概回答“又老又穷”的原状。而“罢韩案”的效应远不但这些。绿色选民可以撤职蓝色市长,蓝色选民同样可以拉下绿色市长,由于撤职门槛很低,只要连合就很轻易出现循环式的撤职。撤职一旦成为岛内政治常态,台湾的政党恶斗无疑会越发变本加厉。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freefacebookfan.com/p/2021318132_1420_3651808650/home